jk彩票

                                                                  来源:jk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5 02:31:08

                                                                  李在明和李洛渊(首尔经济)

                                                                  当大量发展中国家都开始接受西方投资的时候,就给了西方金融资本经济一个空前的扩张空间。正好中国处于一个要素价格的低谷,因为前几十年为了国家工业资本的原始积累,人为压低了劳动力的价格,大家拿的工资都很低。记得1970年代的时候,我那时是全民所有制的职工,工资只有30块钱;更早之前我当兵的时候,第一年只拿6块钱,第二年7块钱,第三年8块钱。那时候普遍低工资,且农民得到的分配也是非常有限的。整个国家把所有的劳动者所创造的剩余,由国家占有了之后,直接用于扩大再生产。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军支持的美金,美金需要的美制,美制需要配套的美言,这“四美”,其实等于美国对所有拒不认同、拒不屈从的国家有降维打击的能力。原来在中国人民币没有形成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体系之前,我们是咬住美元的,整个1990年代一直到新世纪前十年,我们是紧盯美元汇率。美国的金融当局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凡属于紧盯美元汇率的,都得跟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来做调整。我们也都知道,美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几乎是世界上都必须要跟从学习的。因为它代表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美军支持美金,美金要求美制,世界各国都得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来改变自己,当然世界都接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个所有想要不跟从,想要维持自己一点独立利益的国家来说,都会意味着重大的危机。

                                                                  当中国要搞“10+3”,“一带一路”,沿路国家都建立双边货币互换协定,甚至开始大规模投资非洲和拉丁美洲,等等。中国开始将外汇储备过剩的美金用于投资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去买美债,就不会得到美军的支撑,美军支撑的是人家的投资。而中国自己又没有军事实力去支撑保护投资。你以为你按照美国的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规律去做投资,但被人家说成是修正主义,说成是新殖民主义,新帝国主义,各种各样的帽子都扣在中国头上,百口莫辩。这些事情,给了中国一个很沉重的教训。

                                                                  对此,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省长约翰·霍根近日建议,有美国车牌的加拿大人可尽快更换本国车牌,或者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8月12日,在密歇根州美加边境参加“圣克莱尔河年度漂流”的美国人也被警告称,即便是无意穿越边界,也可能被重罚。

                                                                  美国以新冷战意识形态划线,要求整个欧盟反对香港国安法。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安全法,司空见惯,但是中国要想做就不行。这充分说明在新冷战阶段,占据主导地位的仍然是金融资本之间的矛盾。香港恰恰是跨国公司、大金融资本集团最集中的地方。大家认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西方制裁香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仍然是从经济理性出发,认为他们不会这么做,但很少有人从新冷战国际政治策略出发,它的策略往往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理性,是政治理性。

                                                                  当然,我们也得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中央早就提出了要准备过三年紧日子。如果这个挑战,我们既没有思想上的反思,也没有行动上的安排,更无战略调整,那恐怕三年紧日子打不住,也许十年八年,甚至更长。别忘了,1950年被美国人封锁的时候,1960年被苏联硬脱钩封锁的时候,中国曾经有过10年紧日子。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全民贫困,都是被动的实现了对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的硬脱钩,并不是说中国人一定自己要想去承受这些困难,而是你再怎么想跟,人家把你开除了。所以去中国化,这些事我们不是今天才遇到,上一代人,像我这个年龄的人,1960年代都经历过了,直到1970年代以后才逐渐好点。其实这一代人,你们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经历过,像70后你们应该经历过1989年的美国制裁。

                                                                  所以老冷战时期,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的思想体系,解构了美苏的二元对立,两个大国拉帮结派的这种政治站队的做法,让这个世界明白不是必须以美苏双方各自提出的意识形态标准来决定你到底是拥共还是反共。因此,西方各主要国家领导人、政治家先后访问中国,就是看中了中国是一个有发展潜力的大国。至今,中国还在很多方面继承着、甚至是享受着当年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理论”的思想遗产。

                                                                  因此,美国把其战略重心陡然转向中东、西亚和北非。在这种情况下,在后冷战的重大历史转型的时期,美国提出了一个新的说法,大家可能很少注意到,叫做“新十字军战争”。这就开始带有某种冷战意识形态的色彩,因为明显是把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观点,用到了现代外交关系或者现代国际关系上,变成了美国代表着西方文明的这样一种意识形态。中世纪发生的十字军战争,现在新世纪之初被再度提出来。

                                                                  如果我们对此毫无思想准备,恐怕未必能应对得了目前这种越来越严峻的局面。很多网友讨论说冲突、特别是局部热战的冲突,到底可能会爆发在什么地方?在我们看来,过去老冷战时期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不打大规模热战,任何手段都可以采取,比如不久前网上传出美国要禁止所有中国共产党员及其家属入境,并且要严格审查以前已经获得签证的进入美国的中国人中间有没有共产党。这引起了很多议论,被认为是非理性的可笑行为。因为如果要把共产党都驱逐出美国,那美国所有的中国领事馆、大使馆,以及中国驻美机构恐怕都要关门了,这是不可想象的。